今天是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欢迎光临本站 

典型案例

交通事故案-代理词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8-27     浏览次数:    

尊敬的法官: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李xx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与陶xx、郭xx等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代理人。代理人经过调查和参加 2014年4月1日的庭审,现向法庭提交以下书面代理意见。

 

一、原告要求李xx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李xx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2〕19号)第二条规定: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请求由机动车驾驶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具有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情形的除外。

根据《侵权责任法》等现行法律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责任的归责原则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有过错的,承担与过错相应的责任,无过错的,不承担责任;当事人要求车主承担责任的,必须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证明车主对事故的发生有过错。此归责原则比《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前动辄要求车主连带责任的做法,更符合人们对公平正义的内心感受。

本案中,许x与孙x两人在李xx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夜里共同偷开李xx的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李xx并无过错,所以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李xx长期住在县城郊区,好好地一辆车放在自己在县回龙镇的仓库,却被许x与孙x两人偷开了。李xx接到交警通知才知道自己的车已被偷开并发生交通事故。

许x与孙x未经李xx同意,擅自驾驶他人摩托车从县回龙镇到市青塘镇买烧烤。李xx与两人素不相识,两人的行为李xx无法预见、无法控制,因为李xx不在场,所以不可能审查许x和孙x的驾驶资质,也不可能阻止许x与孙x的行为。李xx在此交通事故中,既无法运行支配,更不存在运行利益,并无过错,不应对许x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二、许x应对自己死亡承担部分责任。

《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需要说明的是,事故认定书只是整个案件的证据之一,不能当然地作为确定各方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的依据。确定民事赔偿责任的承担,应当综合考虑法律规定和法庭可以查明的事实,从而确定各方当事人在事故发生过程中的过错以及相应责任。

本案中,许x作为一个24岁的成年人,而且与孙x是老乡兼工友,应当知道孙x是一个未成年人,未成年人的心智不成熟稳定,而且应当知道一个未成年人在未经驾驶培训未取得驾驶证的情况下、在晚上9点多驾驶一辆他人的摩托车出行的危险性。但许x在明知具有此危险的情况下,仍然与孙x一起驾车出行,且未戴头盔,其对事故发生致自己死亡有相当的过错,至少具有法律意义上的重大过失。

根据过失相抵的民法原理以及法律规定,在许x与孙x之间,许x应自行承担不低于50%的过错责任,即全部责任的15%(30%X50%).

 

三、原告的部分请求不合法不合理

1、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均无证据证明,数额过高,请法庭酌情减低。

2、伙食补助费没有法律与事实依据。一者,法律上只规定了住院伙食补助费,而许x未住院;二者,伙食费不因事故而产生。

3、精神损失费不应支持。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7号)的规定,刑事案件的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的,不予受理。因为刑事处罚已给加害人应有的处罚,对被害人是一种精神慰藉。此规定不仅适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还适用于对犯罪行为另行提起的民事诉讼,否则有损法律适用的统一性要求(参考最高院民一庭《民事审判实务问答》第158页)。虽法庭未依李xx的申请调取温xx交通肇事案的卷宗,但代理人已通过英德市司法界的朋友知悉:温xx在2013年8月就被英德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两年执行。此情况法庭很容易核实。因此,本案原告关于精神损失费的主张不应支持。其次,原告已谅解事故主要责任人,并出具谅解书让温xx获得轻判。再次,本案与一般交通事故侵权不同,许x与孙x是一起驾车出行,具有共担风险的意思表示,类似于好意同乘(无偿搭乘)或者情谊行为,此情况下不应支持精神损害赔偿(参考最高院民一庭《民事审判实务问答》第119页)。

4、被扶养人生活费不应支持。因为郭应祥只是许x的继父,且目前并无充分证据证明扶养关系,故许x并无扶养郭应祥的义务,原告要求支付被扶养人生活费的主张不成立。另外,法庭查明,陶正端为郭应祥妻子,郭应祥与前妻所生四个成年子女均一起生活;因此,即使能够认定郭应祥与许x、许忠有事实扶养关系,那对郭应祥的扶养义务也应由许x、许忠、陶正端及郭应祥与前妻所生四子女7人共同承担,即许x只承担七分之一。

5、丧葬费不应支持。首先,原告提交的证据“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协议书”写明,许x的丧葬费28200元已由温xx全额支付,原告不应重复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温xx与孙x应对原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许x本身过错部分责任除外),但是原告在温xx部分赔偿后就放弃了对温xx的继续索赔,此为对其权利的处分。但是,温xx已足额赔付的项目,不能要求其他责任方再次承担。其次,原告在开庭庭审中增加该诉讼请求,已超出“举证期限届满前”的期限。

 

四、李xx未买交强险不损害许x以及孙x的利益。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第二十一条都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

交强险是第三者保险,本车人员不属于第三者,最高法院和保监会根据相关法律早有定论。而许x和孙x在本案中都属于摩托车的本车人员,并不受摩托车交强险的保护,故摩托车虽没有购买交强险,但是并未因此导致许x的损失;换言之,即使摩托车已购买交强险,原告也不能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

另外,未购买交强险与发生交通事故并没有因果关系。

 

代理人在庭审中不止一次表达:李xx和代理人都很同情许x及其亲属,但“许x很悲惨,李xx很无辜”。李xx也只是新丰县郊区的普通农民,在无过错的情况下不应无端承担巨额赔偿。

 

以上代理意见,供法庭裁判时参考。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律师:梁克秀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