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欢迎光临本站 

典型案例

建筑合同案件代理词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8-27     浏览次数:    


建筑合同案件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接受XX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代理人,参加原告刘XXXX公司等工资给付一案的庭审,本律师根据案件事实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参考:

一、原告是第一被告高XX的雇工,非我公司员工。

    从原告举证的第一被告高XX的委托书及原告自认是高XX聘请的队长分析,足以认定原告是第一被告的雇工,原告举证的第一被告为其出具的工资材料也能证实原告系高XX的雇工。我公司举证的原告和第一被告的弟弟XXX一起于20131018日出具的证明及2014618日第一被告出具的委托书更是证明原告系第一被告的雇工,并且进一步证明原告在2013年中秋节后和XXX一起全权代理第一被告在工地的全部工作,因此原告是为第一被告工作的,和我公司没有企业人员管理上的隶属关系,不是我公司的员工。

二、原告在本案建设工程工作的时间起止问题

1、原告进入工地的时间我公司不清楚

 原告在诉状中自述于201212月份进入工地,其进入工地时没有通知我公司。由于原告不是我公司的员工,我公司对原告进入工地的具体时间是不清楚的。

2、原告离开工地的时间

原告为证明其至2015725日在工地工作,分别举证了(1201544日张X给市XXX科长写的条子;(220151111日第三被告员工JX出具的收到工地房屋钥匙的证明;(32015730日原告与高XX相互出具的当日离开工地的证明;(420153月份原告进行工地维修的材料。

工程是我公司承包,第一被告具体承建4#5#楼的施工,我方举证的工程质量验收记录证明工程于2015317日竣工验收为合格,工地4#5#楼工程的施工就全部结束了。对于(1):验收合格后由于发包方需要工程施工资料,而4#5#楼是第一被告城建的,原告又是第一被告的代理人,原告到XX局复制相关材料是原告的随附义务,因此这个条子不能证明原告还在工地工作;对于(2):虽然工程于2015317日竣工验收合格,但是由于第三被告拖欠工程款导致工地工人的工钱得不到落实,而4#5#楼的房屋鈅匙被原告掌握,在多方协调下原告才于最终交的房屋鈅匙,因此季X出具的收到鈅匙的材料不能证明原告在工程验收合格后还在工地工作;对于(3):这两份材料是原告与XXX二人相互证明离开工地的时间所写,是原告方的陈述,不能证明原告离开工地的时间;对于(4)看不出原告维修什么,为谁干的,是原告自述的行为,不能证实原告的观点。

从生活常识与社会经验来看,工程完工后工人即不在为工地工作、离开工地,没有那个公司企业或个人拿钱养闲员,因此从竣工的时间来认定原告离开工地的时间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即原告于2015317离开工地。

三、原告的工资给付问题

1、我公司给付原告款项是代付

我方举证的高XX的《承诺书》是高XX向我公司承诺由我公司为其代付工人工资的法律及事实依据,在有高XX的承诺书及高XX出具的欠工人工资的材料后,我公司向工人给付相关款项解决了工人的工资问题,这是人道的,应为社会所提倡。我公司的代付行为并不代表我公司对高XX给付工人工资数额的认可,也就是对工人的月工资及工作时间是不认可的,但这是高XX个人的事情,我公司不去干涉,因为所有代付的款项都要和高XX结算,最终在结算中要全部扣除的。

2、原告主张的工资款88000元是错误的

1)、原告主张2013年底之前的工资款已由我公司支付清,这是事实,证明高XX2012年、2013年的工资已经全部给付了原告,也就是我公司在2013年底之前也对这部分工资代发完毕;原告主张我公司在2014年后给付工资也是事实,但是原告主张到20157月欠88000元是错误的。

其一、原告主张从2014年初至20157月高XX拖欠其工资,由于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在工程验收后还在为工地工作,因此原告的工作时间最多只能计算到工程验收合格日即2015317日。

其二、原告举证的高XX2015228日出具的工资材料上写明“4#5#2014223-2015223日欠工人工资”,没有包括2015223日以后至写该材料日期2015228日的五天时间,进一步证明原告在2015223日就不在为工地工作了。

因此原告在为工地工作的最终时间最多计算到2015年2月23日,原告主张拖欠工资的时间段应为2014年初至2015年月23日。

    (2)、高XX拖欠原告工资的计算

 从2014年元月至2015年2月23日共计13个月零23天,暂且以高XX给付原告每月8000元为基础:8000 X( 1+23/30) = 110133.33元,这个是原告2014年、2015年全部的应得工资。

扣除原告自认的我公司2014年给付48000元,高XX尚欠原告:110133.33 - 48000 =62133.33元。

32014年、2015年我公司代付给原告的工资

由于高XX长期不在工地,我公司无法和其核对付款账目,高XX到底欠原告多少工资我公司是不清楚的。原告是高XX的全权代理人,为使工程顺利进行,在原告索要工资时我公司不得不先行代付。我公司举证的证据618证明原告从2014年元月至20156月共计从我公司拿走145500元,在质证时原告对各个单具上记载的金额是认可的,只是认为部分款项不是工资,我公司与原告除针对4#5#楼工程工资外,与原告没有任何资金往来,原告的说辞是没有任何证据的。

结合上述(2)中计算原告2014年、2015年工资总额110133.33元,原告多拿走款项:145500 - 110133.33 = 35366.67元。对于原告多拿走的款项,我公司保留诉权。

 

                   此      致

 

 

                                   代理人:梁克秀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8620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